服务热线 0577-65117601  13758757666

      简体中文   English
色卡
  •  深红木
  •  紫檀
  •  雪松白
  •  柚木
  •  浅红
  •  金檀
  •  浅灰
  •  胡桃
  •  黑色
产品介绍:

2525ababmp4 _强盗卢长天

发布者::绿之梦  发布时间: :2019-08-10 14:43:25  浏览次数: :

唐朝年间,北天池山上盘踞着一伙强盗,头子叫卢长天,因他轻功了得,号称“飞天鼠”。他们成立了天道帮,专门打家劫舍。这些年赶上“安史之乱”,天下的官兵们都忙着打仗,顾不上围剿卢长天。所以,他这个强盗头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。

强盗卢长天

然而,强盗终究是强盗,逍遥的日子毕竟长久不了。这不,就在前些天,卢长天莽莽撞撞地劫了一支不该劫的镖,惹下了杀身大祸,他的逍遥日子就算是过到头了。

卢长天劫的是一支什么镖呢?他劫了一个黄釉青花葫芦瓶。说起这个黄釉青花葫芦瓶,还真大有来头。相传这是本朝定国之君太宗皇帝李世民最爱的宝物,后来,太宗把它赐给屡立战功的尉迟敬德。可惜,这位尉迟将军是个粗人,他只懂得领兵打仗,压根儿就不懂得欣赏陶瓷玉器之类的风雅物件。他把宝瓶拿回家,稀里糊涂地随手一放,日子一久,宝瓶便不见了踪影。为这事,太宗差点要治尉迟敬德的罪。

几十年之后,那个失踪的黄釉青花葫芦宝瓶突然又重现人间,被河东郡太守张廷璧意外地从一个商人手里得到了。

张廷璧得此宝物后,本打算将它贡奉给当朝天子玄宗李隆基。可是,就在张廷璧准备献宝之时,突然发生了“安史之乱”。玄宗皇帝被赶出了长安城。皇帝逃跑了,张廷璧的献宝计划也只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。

张廷璧所在的河东郡正处于郭子仪的郭家军与叛军的中间,张廷璧如果联合郭家军,对抗叛军,那么河西走廊一带便可保平安无事,郭家军就可以安心对付叛军,而不必担心后院起火了。可是如果张廷璧投靠了叛军,那郭家军的形势就大大不妙了。

因此,张廷璧便成了郭家军与叛军争相拉拢的对象。张廷璧几经盘算之后,放出风声,要派偏将刘万琦运送宝物黄釉青花葫芦瓶,贡奉给新君肃宗,此举无疑表明了他要与郭家军共同抵御叛军的决心。

然而,正所谓好事多磨,宝瓶在被送往灵武的途中,却意外地遭到卢长天一伙强盗的抢劫,他们杀退了押运宝瓶的官兵,将宝瓶收入囊中。

此事一出,天下哗然。张廷璧立即派出手下最厉害的三个人称“三脚猫”的捕快,追捕卢长天。郭子仪也派出手下武功最高的四位号称“四条腿”的爱将,捉拿卢长天。就连一些江湖好汉,也觉得卢长天这次抢劫宝瓶是大逆不道的行为,于是他们也主动配合朝廷,追杀卢长天。一时间,卢长天这个“飞天鼠”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2.逃亡遇险

卢长天知道这山上是呆不了了,他就地解散了天道帮,只带着“快嘴”白二和“快刀”常山两名心腹,背着抢来的黄釉青花葫芦瓶,一路向西北逃亡而去。

逃亡路上他们昼伏夜出,不敢走官道,只敢在夜色掩映下,翻山越岭,走在人迹罕至的乡间小道上。这天,天快放亮时,他们来到了孤山脚下,三个人在附近找到一个洞穴安顿下来。

进入洞中,卢长天和白二忙着寻找枯枝、干草,搭铺睡觉,常山却呆呆地坐在洞口,好像在想心事。

卢长天见常山情绪反常,便问道:“常兄弟,你怎么了?”

常山支吾道:“没什么,只是有件事,兄弟我想不通。”

卢长天一听,立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问道:“什么事想不通?”常山说:“这个宝瓶是张廷璧贡奉给朝廷的信物,大哥为啥要抢?咱这么做,不就等于在帮叛军的忙吗?那些叛军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咱身为侠盗,怎么能……唉……”常山说到这儿,叹了口气,说不下去了。

“你以为我想抢呀?”卢长天一屁股坐在草堆上,张了张嘴,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不便出口,但他犹豫了一下,愤愤地说,“实在是他张廷璧欺人太甚,这些年他围剿了咱们多少次,有多少兄弟死在他的手上?咱们跟张廷璧的梁子算是越结越深了。还有就是那个押运宝瓶的狗屁偏将刘万琦,他也太目中无人了。他从我的北天池山下经过时,一边耀武扬威,一边大言不惭,说什么他要在护送宝瓶进京的同时,顺道再把我们天道帮给灭掉,你们说,他这不是摆明了要逼咱们跟他拼命吗?我也是忍无可忍,不得不先下手的呀。”

一旁的白二插嘴道:“反正咱们原本就是强盗,抢东西天经地义,不抢东西那还当什么强盗?既然抢了,断无退回去的道理,到店铺里买东西还不允许退货呢!”白二顿了顿,继续说,“事情既然如此,索性咱们逃得远远的,等风声过了,咱们便给这个宝瓶寻个买主,卖个好价钱,也算没有白辛苦,足够咱们兄弟过好后半辈子了。”听白二这么说,常山便无话可说了。

然而就在此时,功力深厚的卢长天,突然听到洞外响起几下轻微的脚步声。他赶紧打了一个手势,示意白二和常山噤声。他意识到,追踪他们的敌人已经找上门了。

卢长天蹑手蹑脚走出洞穴,一眼便看到走来三个人,一见这三个人,卢长天脸色一下就变白了。

外面来的是张廷璧的捕快“三脚猫”。所谓“三脚猫”其实是三个人的合称:老大是“毒不死人”轩辕三笑,出身滇边五毒门,是个江湖人谈之色变的老毒物;老二是“媚里藏刀”妩媚三娘,出身西藏秘宗门,精通催眠术,眼睛也能杀人;老三是“狗鼻子”耶律阿三,来自蒙古草原,天生一副比狗嗅觉还灵敏的狗鼻子,据说顶着风也能嗅到十里以外小孩儿撒尿的味道。因为这三人名字里都有一个“三”字,所以江湖人便给他们起了一个“三脚猫”的绰号。

这三个人各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。若论单打独斗,卢长天并不惧怕他们,可是如果三人联手,卢长天就难应付了。

此时,“三脚猫”也发现了卢长天。

“你叫卢长天,对吗?”妩媚三娘笑颜如花地款步上前,目不转睛地盯着卢长天,轻声细语地说,“听说那个宝瓶在你手里?带着宝瓶四处逃亡是不是很累呀?不如把宝瓶交给我吧,然后你就可以安心休息了。”

妩媚三娘嘴里娇声说着,眼睛里仿佛放出一层薄薄的雾气,让人一看便被吸引住,连眼睛也舍不得眨一下。卢长天看着妩媚三娘那奇异的眼神,听着她那悦耳的声音,脑子里一阵阵地犯迷糊,神智也渐渐模糊起来。他依稀觉得,眼前这个女人像是自己最亲近的人。迷糊之中,卢长天竟然神不守舍地解下背上的包袱,打算将包袱里的宝瓶交给妩媚三娘。

就在此时,跟在卢长天身后的白二发觉情况不妙,急忙大声喊道:“大哥,别着了她的道,这娘们儿会催眠术,你别看她的眼睛。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。卢长天心头一震,急忙运功守住心神,闭目大喝一声,这才躲开了妩媚三娘的催眠术。

妩媚三娘见一计不成,随即便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这笑声乍听起来十分悦耳,但紧接着就变得如同钢刀刮骨,她每笑一声,卢长天等三人便觉得体内经脉如刀削一般的疼痛。卢长天功力深厚,还可以抵抗,而白二和常山却早已忍受不住,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。

卢长天知道两个兄弟功力较浅,如果妩媚三娘再笑几声,他俩必然会经脉尽断而亡。形势危急,卢长天顾不上多想,急忙拔出腰间长剑,腾身刺向妩媚三娘。

卢长天能在北天池山占山为王,成为天道帮的头头,并非徒有虚名,他那七十二路回风舞柳剑法,在河东一带罕逢敌手。妩媚三娘的催眠术虽然厉害,但毕竟是邪派功夫,又怎能是卢长天的对手?他一出手就剑光如水,泛过一片银光。一道剑光掠过后,妩媚三娘“哎哟”一声惊叫,急忙翻身倒地,来了个懒驴打滚,滚出数丈,躲避卢长天的长剑。不过,尽管妩媚三娘滚得快,但她的衣裙已被卢长天的长剑给削掉了一半。此时她只顾手忙脚乱地躲避,也就顾不得再用笑声伤人了。

但是,就在卢长天出剑的同时,轩辕三笑与耶律阿三也已出手。轩辕三笑用的是马尾鞭,鞭上青光闪闪,腥气扑鼻,一看便知上面涂有巨毒,若是被这鞭子打中,必然会当场毙命。耶律阿三用的是扑虎爪,这是一种外门兵刃,一根铁棒,上面有四只利爪,一旦被利爪扫中,就会皮开肉绽,伤及筋骨。这两个人一围上来,卢长天顿时便落了下风。白二和常山想上来帮大哥的忙,但是他们刚一动身,便被妩媚三娘拦截下来。

妩媚三娘不是卢长天的对手,但要对付白、常两人,还是游刃有余。

这一仗打得极其惨烈,卢长天这边虽然险象环生,但还可以苦苦支撑。而白、常二人却完全不是妩媚三娘的对手,转眼工夫已经遍体鳞伤了。眼看三人难逃此劫,只听常山突然喝道:“白二哥,你给我缠住这个恶婆娘。”常山说着,纵身跃出战场,丢下白二,直扑轩辕三笑与耶律阿三。

常山使的是五虎断门刀,刀法也有几分造诣,加上他决心拼死一搏,扑过来霍霍霍使出拼命招数,朝着轩辕三笑和耶律阿三两人的要害处砍来。两人没想到常山会突然扑过来拼命,一时间倒被弄了个手忙脚乱。

常山几刀逼退轩辕三笑与耶律阿三,急忙冲着卢长天大喊:“大哥,我们兄弟两个替你挡着,你赶快走,不走我们三人全完!”

卢长天原本不是那种危难之时丢下兄弟逃命的人,但是这次他听了常山的话猛地一怔,接着他一咬牙、一跺脚,纵身窜入山林之中。

几乎在卢长天跃入山林的同时,他身后响起两声凄厉的惨叫。卢长天听出那是他的两个兄弟发出来的惨叫声,他知道白二、常山两位兄弟已经遭到了毒手,眼中止不住流出了两行热泪。但他没有回头,只是喃喃地说了一句:“好兄弟,大哥我对不起你们。”然后,便荒不择路地逃窜而去。

3.欺世盗名

就在卢长天窜入山林逃命的时候,河东郡太守府里,张廷璧却在得意洋洋地喝着小酒。陪他喝酒的是一文一武两个人:文的是个白面无须、眉心长着一颗黑痣的青衣雅士,武的是个浓眉大眼、气宇轩昂的将军,他不是别人,正是张廷璧手下偏将刘万琦。

刘万琦弄丢了进贡给皇上的宝瓶,本该受到军法惩处,怎么不仅没受到惩处,反而成了太守老爷的座上宾呢?

原来,这一切都是张廷璧亲手策划的阴谋诡计,卢长天抢走的那个黄釉青花葫芦瓶,只不过是张廷璧请妙手神匠李好好仿制出来的赝品,真的黄釉青花葫芦瓶早已被张廷璧暗中送给他想投靠的新主子了。

在酒桌上,那个青衣雅士,便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妙手神匠李好好。

这时,张廷璧笑眯眯地端起酒盅对李好好说:“李先生,多亏你的一双妙手,终于骗过了卢长天那个笨蛋,也骗倒了天下人。来,来,来,本官敬李先生一杯。”

“哪里,哪里,草民只不过是尽了举手之劳。”李好好也是满面春风地举起酒盅,一饮而尽后说,“这件事之所以能成功,全仰仗大人您的妙计呀!”

他们究竟骗了卢长天什么?原来,早在几个月前,张廷璧看到朝廷与叛军对阵连战连败。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前程,他便暗中与叛军勾结,准备反叛朝廷。可是就在此时,北方大将军郭子仪,带领郭家军英勇善战,杀得叛军毫无还手之力。如此一来,叛军与朝廷谁胜谁负,形势就很难预料了。

张廷璧不敢得罪郭家军,更不敢得罪叛军,便想两边都不得罪,坐山观虎斗。

可是,让他没想到的是,现在两军首领都来逼他表态。张廷璧思前想后,最终决定投靠叛军,并以进献黄釉青花葫芦瓶表明自己的忠心。但与此同时,他发现郭家军的主力就在自己一侧,他又担心郭家军会挥师东进,攻打自己,所以就请来以仿制陶瓷玉器而闻名天下的妙手神匠李好好,让李好好仿制出一件宝瓶赝品,并放出风声,要将宝瓶贡奉给朝廷,好让郭家军对他不起疑心。

不过,狡猾的张廷璧觉得将赝品送进朝廷,万一被朝中识货之人发现,必定吃罪不起。于是,他让刘万琦在送宝路上,故意口出狂言,激怒北天池山上的强盗卢长天下山劫宝。赝品宝瓶一旦被卢长天劫走,张廷璧便联合郭家军去剿灭天道帮,名义上是要夺回宝物,实际上他秘密吩咐“三脚猫”杀人灭口、毁尸灭迹。如此一来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郭家军自然也就不会猜疑他了。

就在卢长天劫宝的同时,张廷璧修书一封,派人送去了叛军阵营。在书信中,张廷璧讲明他之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稳住郭家军,让郭家军放心地将主力部队撤离河东。到时,他便会率军直捣郭家军的老巢,与叛军里应外合,就可置郭家军于死地。为了表明自己所言非虚,张廷璧还特意将真的黄釉青花葫芦瓶送去,以此来证明送给朝廷的确实是赝品。正是因为这样,刘万琦这个败军之将不仅无过,反而大大的有功。当然,在实施此计中,另一个大功臣,就是妙手神匠李好好。

为了请到这位妙手神匠,张廷璧不惜花了八千两白花花的银子,事实证明,这八千两银子花得一点都不冤枉。这位李神匠果然很神,他做出来的赝品,除了黄釉的颜色稍微艳了一点之外,其他方面,完全可以乱真。

张廷璧觉得自己这条计谋可以说是天衣无缝。接下来,他便耐心地等待郭家军主力撤走,到时他就立即挥师西进,直捣郭家军老巢。一旦击溃郭家军,朝廷自然就会土崩瓦解。到那时,自己便是叛军的开国功臣,荣华富贵,享之不尽。而此时最让张廷璧感到满意的是,支付给李好好的那八千两银子,也该重回自己的口袋了。因为,张廷璧早已吩咐手下在李好好的酒盅上抹了一层穿肠毒药,用意自然是要灭了李好好的口。

现在,李好好这盅酒已经下肚,他的脸色也立马变得乌青,并且一缕鲜血已从嘴角渗了出来。看着李好好那副痛苦的表情,张廷璧开心得哈哈大笑,心想: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好事儿,全都是给聪明人准备的,而笨人,只配当聪明人股掌间的玩物。我张廷璧幸好是聪明人。

4.绝处逢生

现在来说逃亡中的卢长天。他凭着罕见的轻功,狂奔起来疾若流星,简直比传说中的千里马还快。可是,他毕竟是血肉之躯,总有体力不支的时候,总有需要停下来吃饭、喝水、休息的时候。所以一路上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总也甩不掉“三脚猫”的追踪。

耶律阿三凭着天生的狗鼻子,能轻而易举地闻到卢长天的气味。所以,“三脚猫”追得并不急,他们骑着马,从容不迫地跟在后面。每到岔道口,耶律阿三就下马用他那特大号的鼻子嗅上一嗅,辨明方向,然后再上马跟踪。

卢长天逃亡到第四天,终于筋疲力尽,实在无力再逃了。于是,他在一座破土地庙里歇了下来,他点燃一堆篝火,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在篝火旁。他脱下了草鞋,看到脚底磨出了一层水泡,有些地方已经血肉模糊,脱鞋时感到阵阵钻心的疼痛。

突然,卢长天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。这香气既有些像女子用的胭脂水粉,又有些像陈年佳酿,甚至还带有一丝淡淡的苹果味。在这荒山破庙之中,哪儿来的香味?卢长天觉得有些怪异,马上本能地屏住了呼吸。与此同时,他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。

紧接着庙外响起了银铃般的声音:“大哥,你的十里香可真是名不虚传,这味道真是太好闻了。”卢长天一听到这声音,心里一下凉了半截,因为他听出了这是妩媚三娘的声音。

“这味道虽然好闻,可是闻过之后就不太好玩了,因为一旦闻过我的十里香,丹田之中便会空空如也,三个时辰之内,聚集不起功力来。”说这话的是轩辕三笑。

卢长天一听大惊失色,他急忙暗自运了一下气,果然发现丹田之中有些异样。不过,幸亏他比较机警,及时屏住了呼吸,中毒不是很深。但即便如此,功力也已经大打折扣了。

“大哥,你的十里香散尽了没有?我还等着进庙瓮中捉鳖呢!”说这话的是耶律阿三。

这时又听到妩媚三娘那好听的声音:“别着急,只要有你这个狗鼻子在,还怕他卢长天能飞上天去?”

“差不多了,这香味也该散尽了,现在咱们可以进去抓贼了。”说这话的是轩辕三笑。他的话音刚落,卢长天便看到三条人影从庙门外飞了进来。

逃已无路可逃,卢长天只得将计就计,软软地躺倒在地上,完全是一副中毒已深的模样。耶律阿三是个急性子,见状便说道:“大哥使毒的本领果然厉害,这小子现在已成了条死狗,待老子先把他的手脚给废了。”耶律阿三说着,纵身过来,弯腰便要去拧断卢长天的手脚。就在耶律阿三刚一弯腰,胸前空门大开之际,卢长天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,瞬间长剑出手,快如流星划过天际。

耶律阿三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,便被卢长天一剑穿胸。他怪叫一声,仓促挥拳便击,这一拳不偏不倚正打在卢长天的下巴上。

卢长天的下巴几乎被耶律阿三给打碎了,顿时鲜血直涌。不过,卢长天觉得这一拳挨得值得。因为,一拳换一命,耶律阿三现在已经软软地倒在了他的脚下。妩媚三娘惊叫道:“大哥,这小子使诈。”

轩辕三笑道:“二妹别怕,他已经是强弩之末,咱们兄妹联手收拾他。”说着,抽出腰间的马尾鞭,飞身扑了上来,妩媚三娘也急忙操起峨眉刺,加入了战斗。

眼下,卢长天的确已经是强弩之末,连日来的逃亡,加上又中了轩辕三笑的十里香,还挨了耶律阿三重重的一拳。现在,卢长天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要散了。

苦苦支撑了十多个回合之后,卢长天便感到握剑的手越来越酸软无力了,每挥出一剑,都要用尽全身的力量。

就在卢长天渐渐不支之际,庙外突然又响起一阵脚步声,紧接着,四位穿着黑衣的年轻军官闯入庙中。

轩辕三笑回头一见闯进来的四位军官,马上露出了笑容,停止攻击。因为来的四人他认识,他们是郭子仪帐下的得力助手“四条腿”。

“四位兄弟来得正好,这家伙就是卢长天,他就是郭大将军和张太守要通缉的奸人。”轩辕三笑一边说着,一边寻思着如何让“四条腿”与卢长天拼命,自己好伺机将这五个人全部毒倒,然后拿了宝瓶,回去向主子邀功。

轩辕三笑正暗自打着如意算盘,“四条腿”已经出手。只不过,“四条腿”没有攻向卢长天,而是两人一组,合力攻击轩辕三笑与妩媚三娘。这一变故大出轩辕三笑与妩媚三娘的意料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“四条腿”居然会帮着卢长天来对付自己。等轩辕三笑与妩媚三娘反应过来之时,已经迟了。“四条腿”虽然年纪轻轻,但凭着腿上的功夫绝对称得上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。轩辕三笑躲闪不及,便被一记莲花腿踢中要害。妩媚三娘比他也好不了多少,当她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时,便被踢中了腹部的天枢穴。

轩辕三笑与妩媚三娘中招倒地的同时,卢长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“卢大侠,我们兄弟接应来迟,连累您受了重伤,真是罪该万死。”“四条腿”说着,一齐抱拳,毕恭毕敬地向卢长天施了一礼。

5.重树大旗

本来应该是敌人,却偏偏成了朋友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整个事情看上去扑朔迷离,其实说穿了却也简单寻常。谜底的关键就在妙手神匠李好好身上。这个李好好原本是皇室贵胄,只因从小痴迷于玩陶弄瓷,无意做官,浪迹四海。所以,江湖人只知他是一位仿制陶瓷的妙手神匠,而不知他的出身来历。

张廷璧花重金请李好好来仿制黄釉青花葫芦瓶之时,李好好便猜出其中必有蹊跷,于是便暗中留意打听。也是机缘巧合,负责押运赝品宝瓶进朝的刘万琦在河西郡任职时,曾受过李好好的恩惠,两人本是旧相识。他们私下里一合计,便明白了张廷璧的阴谋。于是,心向大唐的李、刘两人便将计就计,演了一出移花接木的好戏。

首先是由李好好仿制出一个惟妙惟肖的黄釉青花葫芦瓶赝品,然后再将真品宝瓶用一层鲜艳的黄釉包裹起来。如此一伪装,就连张廷璧也错把真瓶当赝品、误把赝品当真瓶了。与此同时,刘万琦又私下通知卢长天,让卢长天与郭子仪将军联系,说明原委,并请郭将军派人来途中接应。由于此事关系重大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所以,卢长天才守口如瓶,连白二、常山这两位心腹都不知详情。

这一切安排妥当之后,蒙在鼓里的张廷璧果然中计。他派人将赝品宝瓶连夜送往叛军营寨,同时将伪装过的真品宝瓶交给刘万琦,让他押送着前往北天池山挑衅。

事情到此,真相大白。卢长天与“四条腿”护送着真品宝瓶,策马扬鞭,火速赶往灵武,面见肃宗。在临时修建的宫殿之中,卢长天当着皇帝的面,将宝瓶放入一盆清水之中。一盏茶工夫过后,附在宝瓶表面的鲜艳黄釉慢慢起泡、脱落,渐渐还原了宝瓶古朴、润泽、光滑的本来面貌。皇帝龙颜大悦,当即诏告天下,河东郡太守张廷璧已将黄釉青花葫芦瓶贡奉入朝,张廷璧献宝有功,官升三级,任河东节度使。

皇上之所以要发出这个诏告,用意就是离间叛军与张廷璧的关系,逼得张廷璧不得不为朝廷出力。

再说叛军阵营中听说张廷璧将黄釉青花葫芦瓶贡奉给肃宗后,起初并不相信,因为他们认为真品宝瓶早已被张廷璧送进自己营中。但后来为了排除疑问,他们找来几位古董鉴定大师来鉴定自己手中宝瓶的真伪。这些大师经过几天的仔细鉴定,得出了明确的结论,认定这件宝瓶是赝品,只是仿制者手艺高超,世所罕见。

叛军首领一听,气得暴跳如雷,大骂张廷璧是两面三刀的小人。于是,叛军挺兵西进,全力围攻张廷璧。面对这样的结果,张廷璧这个自称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也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他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。但是,事已至此,他只好将错就错,全力配合郭家军与叛军作战。后来,在张廷璧的配合下,朝廷最终平定了“安史之乱”。

再说卢长天立了护宝大功之后,郭子仪将军大为赞赏,决定要将他留在军中重用。但是,卢长天却嘿嘿一笑,说:“当差不自由,所以我还是回去当我的强盗好了,以后遇到贪官,我也好趁火打劫,抢他一抢,要是一当了官,便失去这些乐趣和自由了。”

郭大将军微微沉吟了一下,说:“人各有志,老夫也不强求,不过卢义士这次立下大功,朝廷无论如何也该给你一些封赏才好。”

几个月后,卢长天又回到了北天池山,他召集来旧日的兄弟,重新树起了天道帮的大旗。只不过,这一次他们的大旗上却多了四个醒目的朱砂大字“奉旨抢劫”,在这四个字的下方,还盖着当今皇帝的御玺。这杆大旗,便是郭大将军替卢长天从皇帝手里讨来的封赏。

卢长天苦尽甘来,很是开心,但让他更开心的是他的两个好兄弟白二和常山还活着,只是一个缺了只胳膊,一个少了条腿。三人见面,悲喜交加,抱头痛哭。白二、常山告诉卢长天,当时“三脚猫”因急于追卢长天,这才没管他俩的死活。他俩是被“四条腿”救的。

这会儿,白二、常山望着御赐大旗,感慨万千……

又过了几个月,战事暂缓之际,刘万琦偷偷轻装单骑前来北天池山,拜访卢长天。

卢长天吩咐手下兄弟杀猪宰羊,热情款待。席间,两人推杯换盏,尽兴畅饮。借着酒劲,刘万琦又曝出一个惊人的秘密,他眯缝着醉眼对卢长天说:“卢兄弟,你知道真正的黄釉青花葫芦瓶到底在哪儿吗?”

卢长天大着舌头说:“当然知道,是我亲手送进金銮殿的。”

“你错了,”刘万琦神神秘秘地说,“皇上手里的也是赝品。”

卢长天大吃一惊:“不会吧!”

刘万琦笑道:“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,真品宝瓶进了李好好的手,他那个爱瓷如命的人又怎肯乖乖再送给别人?所以,他做了两件赝品,一件送给皇上,一件送给叛军,而真品,早就被他偷梁换柱,悄悄藏了起来。”

卢长天大惑不解地问:“可是,李好好不是已经被张廷璧给毒死了吗?”

刘万琦挂着一脸神秘的笑容,说:“李好好是个人精,就凭张廷璧那一杯毒酒,你以为真能害死他吗?哈哈,这小子早有准备,吞了解药,然后故意喝了张廷璧的毒酒,借机诈死,然后悄悄带着宝瓶远走他乡了。”

卢长天愣了一下,不由竖起大拇指说道:“好一个李妙手,真有一套,居然把普天下的人都给耍弄了。”说罢两人哈哈大笑……

1